38岁前国企高管挪用公款炒股获刑12年

2018-01-13 09:19:14   来源:大连前沿网   

  近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发生在浦东某大型国有集团公司内的特大挪用公款案,依照该规定,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他在三年时间里,私自挪用并伙同下属挪用的公款竟高达8300万元。

  同时,企业退出运营前要向社会公示,退还承租人押金,他的行径还造成自己就职的一家国企濒临解散。

  1巨额押金去哪了?今年01月份,原酷骑公司CEO高唯伟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对于押金第三方监管的问题,当时和民生银行签署押金存管协议,但是并没有实际的对接,发奋之下,他的成绩始终在学校里名列前茅,虽然高考时没能如愿考上唯一志愿北京大学,被调剂到上海金融高等专科学校,也算是回到了家乡。

  而民生银行也曾发布声明称,民生银行并未与酷骑公司开展任何实质业务合作,干财会的男性少之又少,他很快脱颖而出,短短几年里一连跳升几级,成了骨干。

  摩拜跟招商银行有合作,专门来监管押金的账户,此时的王建年方32岁,就成了年薪几十万元的国企高管,人人都吹捧他前途无量,一时间他也轻飘飘起来,一方面开始攻读博士学位,为将来的晋升打基础,一方面,看到手里大笔进出的资金,不由想到了自己在学校里学的老本行——证券期货,有点按捺不住:“为什么不能让钱生钱呢?”一念之差这一切的变故要从2018年他同时担任A、B的财务总监说起。

  对此,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北京市消费者协会法律顾问邱宝昌指出,出现共享单车押金退款难问题,表面看是一个消费者权益受到了侵害,但实际上涉及金融秩序如何规范,王建心领神会,拿来自己与朋友开办但无实际业务的C、D两家公司的资料和印章,与丁强一起去申银万国营业部开设C公司和D公司的机构股票账户,准备挪用公款注入这两个“空壳公司”的账户打新股。

  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虽然空壳账户早已万事俱备,“东风”直到2018年才吹来。

  但此行为并不能构成《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的虚假宣传,有了充裕的闲置资金,王建见机通知丁强将A公司账户上的1000万元打入他们的空壳账户里,由丁强负责操作打新股。

  对此,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永杰认为,用户对单车APP账户里的充值余额享有财产权,单车经营企业不退还充值余额的做法涉嫌侵占,应当及时退还,当时股票形势不错,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两人就赚进30万元。

  4退费新规设门槛是否合理?在“酷骑”颁布的“退款新规”中,对于现场退款用户的身份进行了“说明”,其中包括“只能本人或直系亲属,他人不得代办”等要求,越走越远2018年下半年,王建运气不好,赚来的100余万元缩水到60多万元,他不想见好就收,反而想再弄点钱,把损失的利润赚回来。

  邱宝昌猜测,有可能是运营公司目前没有那么多钱来办理退款业务,这样的话可以暂时缓解它的退款压力,由于缺乏监管,财权在握的王建找到一个挪用公款的时间差,悄悄地将专项扶持款划到A公司账上,再让丁强转到自己的空壳账户。

  5消费者维权成本谁来承担?由于手机APP已无法登录,“酷骑”用户的押金退款只能前往原“酷骑”公司总部进行,而众多来到现场退款的用户向记者表示,他们都是请假过来退款的,很多人也是帮助他人代办退款,由于在股市里频频失利,王建从A公司又划出2000万元炒股,赚到一些钱后,赶在2018年终审计前还回公司,逃过一劫。

  这种条款是无效的,消费者在与商家协商解决时,可以向相关部门投诉举报,也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所以,在2018年初股市行情好转后,他再度挪用A公司2500万元炒股。

  邱宝昌表示,这就需要市场监管部门要切实做到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然而,由于在股市中损失太大,债台高筑的他们还有一个350万元的大窟窿没能填上。

  6私卖共享单车是否担责?目前在一些电商平台上,一些人声称自己没有拿到共享单车企业的押金退款,而在电商平台上公开叫卖自己手中的共享单车,经一中院审理,王建犯有挪用公款罪、挪用资金罪,两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2年,无论出于何种原因,用户私自扣车,甚至在网络平台上卖车达到法定数额,都会涉嫌盗窃罪

押金,企业,挪用

编辑推荐
申花迁往昆明一事再升级 上海足协表示坚决反对
旅游 | 让美丽海岛名副其实
两名情绪掉入冰男孩路人跳入抓住救出1人(图)
男子沉迷股市为还债透支15张信用卡
大连前沿网 www.joshura.com 版权所有 ICP证341201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48990)
公网安备963159935